疫情下的出租車司機:“總有人有出行需求,不能全部司機都不跑了”

疫情下的出租車司機:“總有人有出行需求,不能全部司機都不跑了”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讀:

疫情下,許多返鄉人員停止了回深的步伐,市民也極少外出。路上人少了,出租車生意自然就差了。

原標題:疫情下的出租車司機:“總有人有出行需求,不能全部司機都不跑了”

深圳特區報2020年03月01日訊“只有醫院門口生意多點,說完全不怕那是假話。”

“跑了20多年車,生意沒有這么差過,非典期間也沒有。”2月27日下午3點,49歲的晉新有提前收車了,“沒辦法啊,人少。”

疫情下,許多返鄉人員停止了回深的步伐,市民也極少外出。路上人少了,出租車生意自然就差了。

晉新有一天下來跑了150多元,前一天更是破了歷史最低紀錄:96.1元。

劉國慶這一天跑了203.5元。一開始跑了30公里也沒有接到一個乘客。而以前一天下來最少也能有四五百元。

“春節期間是人少車少。現在人多了,車也多了。生意還是不好。”晉新有說,“現在就屬醫院門口人多,但是風險比較大,說完全不怕,那是假話。”實在接不到單,晉新有就去醫院門口等,每個乘客下車后,他就拿著酒精對著車里“滋滋滋”地噴一通。

有一回,晉新有在醫院門口接到一位乘客,全身包得嚴嚴實實。下車前,乘客從兜里掏出現金,用指甲尖捏著遞給晉新有。看這架勢,他也被嚇到,趕緊拿出酒精對著錢“滋滋滋”地噴一通后才小心翼翼地接過,像在完成一個儀式。

本來,晉新有打算大年初一就上班,但疫情來勢洶洶,沒買到口罩的他就放棄了出車。等到2月17日,晉新有看疫情管控越來越嚴,才有信心復工:“我在家天天看新聞,深圳對機場、深圳北和公路都管控很嚴,社區也一直在排查。感覺政府幫我們隔離了感染病人,我們就比較安全了。”

晉新有每天能從公司領到一個口罩。每次出車,他就在口罩里墊張紙巾,“抽掉紙巾,口罩還能用用。”

因為人少,路上也極少有小餐館開門,晉新有便帶饅頭和一包咸菜在車上,餓了就頂一頂。

與晉新有不同,李陽春從春節跑到現在,一天沒休。過年前,李陽春算是比較機靈,開車跑了多家藥店,買到50個口罩。

李陽春說:“春節期間,有些司機因為沒口罩,就沒法出車。”看著同事一個個停運,他也擔心。每天出車回來,他都要吃3個大蒜“體內殺菌”,然后再用56度以上熱水加白醋洗手。雖如此,李陽春倒沒想過停運,“總有人有出行需求,不能全部司機都不跑了。”

還真碰到過乘客上車沒戴口罩,念叨買不到,李春陽就拿出幾個給他們。有位市民還專門打電話給出租車公司表示感謝他。

送出3000多只口罩的“的哥”

的哥張翔今年春節沒有回湖北洪湖老家,而是留在深圳過年。“很多同事要回家過年,我便主動留下來營運,過年期間還可以照顧老人,陪他們一起吃年夜飯。”

疫情爆發后,打車的人寥寥無幾,但張翔堅持每天出車。在他看來,疫情下出行的市民,多是迫不得已,因此更要保障他們的出行。問及疫情期間出車是否害怕,他倒是很豪氣:我不怕,我前線都敢上。作為一名黨員,本來就應該沖在最前面。

大年初二,張翔主動把自己調到了晚班,因為晚上出車的師傅更少,市民打車會更難,便經常開到凌晨兩三點才下班。

“出車不單為了賺錢,還有一份責任擔當。”張翔表示,現在全國人民都在援助他的老家,他記在心里。自己留守深圳,也希望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,力所能及地幫助大家共同戰勝疫情。

從大年初二至今,張翔每晚都開著車疾馳在城市中。不管是醫院、小區、車站,還是人煙稀少的小道,想到哪里可能乘客有需要,他就去哪里,有時開一個多小時才載到一個乘客。

“根本不賺錢,但許多乘客上車后都很感謝我,有人說等了40分鐘都沒見到一輛車,幸好我開車經過。”張翔的乘客,有初來深圳探親的旅客,有出行不便的病人,還有堅守在崗位一線的戰“疫”人員。

一天晚上10點多,他接到了一名要去醫院的乘客。原先他以為是去看病,后來才知道對方是一名醫生。看到白衣天使深夜還在奔波,張翔主動提出要減免車費,但對方還是堅持打表照付。

有時,遇到沒戴口罩的乘客,他就主動送上一個。這些口罩,都是他每天開車到各個藥店買來的。一得知有貨,張翔就趕緊買下來備在車里,至今已送出近3000個口罩給社區和乘客。

2月24日那天,公司接到一項任務,需要將一批疫情防控物資緊急派送到全市10個區79個街道。張翔立即在微信群發了通知,沒想到馬上有13位師傅主動響應。

當天下午五六點,13名“輕騎兵”集結,領物資、討論路線、分工,期間,讓張翔感動不已的是,距離近的幾個街道大家都不選,遠的如寶安松崗,大家反而爭搶著去。

之后,13名師傅兵分幾路,火速出發。當天深夜11點多,物資就按要求準時送到了指定地點。凌晨一兩點,回到家的師傅們才顧得上吃晚飯。

除了元宵節休息了一天半,劉志丹也一直在堅持出車。他以前是一名網約車司機,去年考證轉為一名的哥。盡管近期生意不佳,但他仍連日穿梭在城市中。

近期,他也逐漸“跑”出了經驗:從區域上看,福田羅湖最好開;從具體地點上看,醫院乘客最多,特別是市婦幼醫院兩個院區。目前,車站和機場并不是接客地點的首選。劉志丹說:“的士按序進站,深圳北站要排一個多小時,機場甚至要等上三四個小時。”

“的哥”變身同城快遞小哥

疫情下,人們盡量閉門不出,一方面出租車空載率高,另一方面疫情催生宅經濟,同城速運需求量激增,但面臨快遞停運和人手不足問題。2月,鵬程電動(鵬程、龍汽)公司有800名出租車司機變身同城快遞小哥,將各種急需的個人防疫物資、消殺用品、生活物資及時送達市民手中。

何勝榮就是其中一員。他表示,疫情出現后,市民基本很少出門,出租車司機的生意差了很多,但幸虧公司和順豐開展了同城速運跨界合作,在這個非常時期,給何勝榮增加了很多新的業務。他化身“順豐騎士”,接了不少類似口罩、消毒水、生活用品等的派送單。隨著學校要開始上網課,派送學習資料、課本的單子也多了起來。

同城速運是鵬程電動(鵬程、龍汽)公司在2019年與順豐公司聯合推出的快遞寄送業務,鵬程電動(鵬程、龍汽)公司營運部經理林玉志表示,深圳是個移民城市,自春節至今,有很多快遞員在外地尚未回深,快遞運力嚴重不足,此時,出租車司機就成為了一支補給的中堅力量。

林玉志稱,2020年2月,同城速運項目共完成接單量15190單,項目已注冊在崗駕駛員有800人。“目前客戶反響很不錯,希望做成可復制的跨界合作的精品項目,一方面提高了出租車司機的營收,另一方面也解決了市民在疫情期間的送件需求,可謂一舉兩得。”

政府補貼成了“及時雨”

為減輕的哥負擔,有關方面對全市所有巡游出租車免收2月充電服務費,每臺車每月可節省600到750元的充電服務費。

為讓駕駛員出車和乘客乘車更放心,多家出租車公司升級車內防疫措施,將出租車內前后排以及駕駛室和副駕駛位雙重隔離,進一步確保駕駛員和乘客安全。

2月5日,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會同深圳市出租汽車協會、部分骨干巡游車企業經共同協商一致決定,給予駕駛員臨時補貼,每車每月補貼3000元。21日,有關部門進一步提出,向出租車駕駛員發放防疫出車獎勵,單日營運150公里或6小時,當日獎勵50元。

劉國慶已經聽到公司減免3000元租金的好消息。他覺得,起碼壓力少了一些。受疫情影響,家里至今只有他一人復工,兒子和兒媳由于是個體戶還無法開業,家里還有兩個孫子。2月27日,他早上六點出車,到下午兩點收車,一路雖然僅拉了7個乘客,不過他想,今天跑了8個小時,至少有50元獎勵。

減掉3000元后,劉國慶2月須向出租車公司繳納6000多的租金。他因2月沒怎么出車,手頭有點緊,跟隊長商量,能不能下個月再交,隊長很爽快,說:“行!”

晉新有接受采訪當天剛剛出車回來,他很高興地表示,“昨天才收了96.1元,今天跑了150多元,算不錯的啦。”“我也沒想著賺錢,就求不虧,現在各種補助措施不也都下來了,政府補一點,公司減一點,大家一塊撐一撐,就過去了。”


(記者 曾逸敏 吳璇玲)

[見圳客戶端、深圳新聞網編輯:劉婷]
冠通棋牌大庆麻将
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五分十一选五是国家开奖? 河南22选5开302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疯狂飞艇计划稳定版 天天爱海南麻将Ⅴ2新版本 五分十一选五-首页 新疆25选7 中原河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快3稳赚公式 3分PK10是不是统一开 麻将血流成河怎么玩 长沙手机麻将群 河南22选5开奖好运3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陕西快乐十分